热线电话: 15871259896
公司地址: 湖北省随州市南郊平原岗

每次站在路中间

  在昆明,很多人可能在凌晨4点钟打量过这座城市!每天,24小时,他们都在尽职尽责,为了让这座城市更整洁、更安全、更有序、更文明……

  严书琼老家在成都一个农村,是昆明雍盛保洁公司的环卫工人。从39岁到59岁,她一直在昆明从事环卫保洁工作,从严寒到酷暑,无论刮风下雨。

  每天,她都会在凌晨3点半醒来,然后踏着夜色走上街头,开始一天的工作。她与200多位环卫工人,分工清扫官渡区太和街道100多万平米的路面。

  趁着天亮之前人车稀少,她们要抓紧完成一遍大扫除。接着是街道的循环保洁,用抹布清洗约15公里长的护栏和500多只垃圾桶。工作10多个小时后,腰酸背痛,运垃圾时,有时被大块的垃圾砸到,青一块紫一块,但第二天仍会坚持上班。

  这些,严书琼习惯了,每天如果不工作就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她说自己喜欢这份工作,准备工作到65岁以后,到不能工作为止。她说,她已经把太和街道当成家了。

  严书琼见证了太和街道日新月异的变化。她39岁来昆明时,太和街道路面不好,昆明还有马车和瓦房,火车站也还没有新建,后来太和街道才渐渐繁荣起来。

  特别是昆明创文以来,街道上铺平了路面,粉刷了墙面,增设了隔离栏、分类垃圾桶,实行门前三包,新划了非机动车停车区。

  严书琼觉得,昆明创文,环卫工人应做起表率,自己先要文明礼貌。有行人主动把垃圾放在撮箕里,严书琼都会说声谢谢。而在她看来,路人的行为,也在渐渐变得文明起来,比如有秩序地过马路,把垃圾扔进垃圾箱,有的还知道分类投垃圾。

  每次看到行人主动捡起地上的垃圾丢到垃圾桶里,严书琼都觉得很“暖心”。她说,现在乱丢垃圾的少了,听劝导的多了,道路干净整洁了,打扫起来轻松了许多。

  20年来,严书琼从没请过假,春节也是如此。她有一个女儿,嫁到了湖南,让她遗憾的是:“没有去过女儿住的地方,亲家长啥样也没有见过。”有时候她也很想去,但放不下工作。

  比严书琼稍晚一点,比大多数人都早。32岁的张芝伟,凌晨4点半起床,5点开始工作,他是清扫车司机。

  2012年,刚考到B2驾驶证的昭通小伙张芝伟,想找一份与驾驶员相关的工作,经朋友和做环卫工作已有7年之久的父母推荐,他成了一名保洁公司洗扫车驾驶员。

  张芝伟一干就是5年。他负责太和街道辖区所有主次干道的冲洗、清扫作业,唯一帮手是公司分配的洗扫车,处理的主要是道路上的垃圾,包括烟头、果皮纸屑。

  洗扫车噪声大,行驶速度较慢(时速约5-10公里)。在工作中,曾经一些行人会因为洗扫车声音太吵而发脾气。一些驾驶员不理解他的工作,在并道过程中,也会因为洗扫车挡道吼他。

  不过,创文以来,张芝伟觉得,机动车驾驶员的素质明显提高了。行驶过程中,机动车司机会跟着清扫车走,等可以并道时,再并去其他机动车道。司机们也开始尊重张芝伟的劳动成果。最近,在洗扫作业时,张芝伟明显感到车道上的烟头等垃圾变少了。

  洗扫车有两个发动机,一个控制车辆行驶,一个控制洗扫。洗扫车集扫路车和高压清洗车功能于一体,实现在一次作业中完成清扫、高压清洗和垃圾、污水收集的目的。所以,张芝伟要兼顾两方面的操作,精力必须比一般驾驶员更集中。洗扫车刷盘与路面台阶的位置必须刚好碰到,才能将路面洗扫干净。尤其是转弯的时候,不能离路边台阶太近,否则车辆刷盘会被撞掉。

  工作时间主要是早晨5点-7点,中午12点-14点,晚上19点-21点。如果发现路面不干净,张芝伟也会立马开车去处理,加班是常事。

  清晨5点50分,天还没亮透。交警六大队的民警张凯的手机闹钟响了,她从床上爬起来,去厕所洗了把脸,防晒霜过敏的她只简单擦了点补水乳液,然后拿起昨晚准备好的面包下楼,到交警队换好着装,骑着摩托赶赴执勤岗亭。

  7点10分,张凯准时出现在江东花园北路与北京路交叉口北口的岗亭——她执勤的地方。另外3名女交警、30多名交通协管员、交通体验员也陆续赶到这里,迎接早高峰的到来。

  新一天的工作,将在张凯执勤4个月、800多个小时的工作记录上再增加8小时。创文以来,张凯有100多个早晚高峰在路口维持交通秩序、整治交通乱象。此外,值班、站岗、劝导、调解、专项整治、处理交通事故等任务,张凯一个也没落下。

  早高峰的路口车来人往,她167厘米的个子、身材匀称,移动步伐,以便对交通动态及时做出反应。

  骑电动车的小伙在人行道上穿行,她连忙上前制止,劝告小伙下车推行;两个老人拄着拐杖缓慢踱步到路口时,她快步上前对右转弯的机动车打停车礼让行人的手势。

  “刚开始比较难管,经过4个月的整治后,现在这个路通秩序好多了。”张凯说起话来语调温柔,爱笑,她的同事说,这是女交警的优势——“柔性执法”。

  在张凯执勤的4个月里,查处机动车违法3500起,非机动车违法1200起,劝导教育的司机和行人数以万计。

  北京路早晚高峰车水马龙,一次绿灯只能通行40多个人以及近90辆机动车,张凯和同事们要疏导庞大的人流和车流,工作紧张又有条不紊。

  晴天,烈日暴晒后地表温度接近30℃,站岗到晚高峰结束,汗流浃背是常有的事。在高温天气下工作,张凯一有时间就喝水,但她的嘴唇还是干燥起皮,脸上晒出不少红点。

  雨天,执勤五分钟后,整条裤子都是湿的。如果是晚班,晚上10点乃至更晚,张凯才收工回家,当她脱去警服走在大街上,人们看不出,她是一名女交警。

  比张凯稍晚一些,清晨6点半,32岁的钱能发准时起床,步行10分钟来到北京路和人民东路交叉口。穿上橘黄色背心,戴上帽子和白手套,挎着口哨和对讲机。7点正式开始一天的交通协管工作。

  红灯亮起,钱能发一只手拉着绳子,防止非机动车直行,另一边提醒走到斑马线外的行人走回线内。绿灯闪烁,钱能发提醒走在路中间的行人加快步伐。

  绿灯亮起,钱能发收起绳子,一声长哨,排列整齐的非机动车依次通过。这期间,他还会捡起掉落在路中间的垃圾。钱能发说,以前偶尔会遇到一些不配合的市民,不遵守交通规则,自己上前劝阻,还会挨几个白眼。

  不过,这种情况创文以来有了改观。行人过马路不怕非机动车乱闯了,右转车辆也会礼让行人,交通更有序了。

  上周三值守时,钱能发帮助了一位80多岁的老人。绿灯闪烁,老人走路慢,才走到路中间就变成红灯了。“她不敢过去,车来车往,老人年纪又大,撞到咋个整。我们就赶紧跑过去把她搀扶到路对面。”事后,老人一直说着感谢。钱能发说:“不用谢,我们就是为大家服务的。”

  每次站在路中间,看着在自己指挥下,车辆和行人有序通过,钱能发觉得“挺有成就感”。

  对于自己的工作,钱能发说:“就是累,每天腿都站僵了,嗓子也喊哑了。干这个,就是要能晒太阳,能淋雨。”

  早起后从家里出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陈世杰8点半到达新闻里社区服务中心。安排好社区工作,他带上“创文”横幅、居民意见建议表、防盗门钥匙,准备去走访社区。

  他当天的工作,是要去各个小区发放防盗门钥匙,一个院子两栋单元楼的防盗门有点问题要处理,还要征集居民意见。

  9点20分,陈世杰和社区工作人员到达西坝路迎春巷2号院,“院长”李世珍早已在小区门口等候。新闻里社区有33个居民院坝,其中24个没有物管,每个院坝选出一名“院长”来协助社区管理。每个小区前都设有点位,居民有意见可以填写意见征集表,有什么困难也可以跟点位上的志愿者反映,社区来帮助解决。

  处理完迎春巷2号院的工作,上午10点,陈世杰出发去新闻南路56号院,要在两个单元安装防盗门。防盗门只能安装在楼梯上,开门时要在楼梯上往后倾才能顺利开门。然而,这里老人多,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一番讨论后,他们决定在原来楼梯上再浇筑一个平台来解决。

  2016年3月,陈世杰来到新闻里社区担任党支部书记一职,创文以来,这个90后小伙子决心让这个有33个居民老院坝的社区有点改变。他希望做点实事让社区变得更好,以创新的想法,以及更加贴近居民群众需求的视角,挖掘社区特色,把社区工作做好。

  “您好,要办理什么业务吗?”杨柳是五华区新村派出所户籍窗口民警,这是她每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耐心和细心是杨柳必备的品质。在窗口工作,必须要照顾到不同人群的不同时间需求。

  上午10点至中午12点,下午2点至4点半,是窗口每天最忙的时候。因为在新村派出所辖区内多是中青年人群,要赶着上班,就会比较急躁,杨柳总会以最快的速度办理,同时保证不出差错。

  为了提高效率,她从2008年开始做窗口工作时,都会利用使用过的废纸,在另一面打印上办理相关证件的说明和所需材料。“因为你跟市民说,特别是老年人,他记不住那么多,打印出来给他,一看就知道该准备什么材料,这样就不会因为忘记材料来回跑了。”杨柳说。

  23日上午9点半,窗口电话铃响了,对方询问身份证办理情况,杨柳正在回答,此时,窗口又站了一位手拿表格的女士,请杨柳看证明是否符合要求。

  她示意女士把表格给她,一只耳听电话,一双眼看着手中的表格填写是否合规,两边都不耽误。然后,她对女士点点头,将表格递出示意合规了。

  9点50分,一名老人来到窗口。十多份复印材料和7本红红绿绿的本子从袋子里拿出来,杨柳仔细核对资料和证明。然后拿起手边的铅笔在证明上勾画起来。她把有标记的各页证明翻折在一起,在便民条上写了一遍,打勾的地方要复印,才放心地交给老人。

  忙着接待不断来办理业务的群众,杨柳左手边的一杯菊花茶丝毫未动。她声音有些干哑,才端起手边的花茶喝了一口。

  中午12点30分,正是普通上班族吃饭休息的时间,三下五除二吃完中午饭,程静又坐在电脑前麻利地工作起来。在位于呈贡行政中心2号楼的市长热线办公室,她打开市长热线的微博,开始浏览一个个“@”,将市民的诉求、疑惑和建议分门别类地填入市长热线的问题反映系统中。

  程静说,虽然中午是休息时间,但恰恰是大家反映问题的高峰期,这是一天里市民微博投诉和提建议比较多的时间段。所以每到中午心里总挂念着微博和网站,就怕错过什么紧急的事,市民的诉求得不到及时回应。

  这是程静在市长热线点接线的同事不同,看似轻松的管理微博和网站的工作其实是一份让程静24小时都“操心”的工作。

  “就像我们希望市民拨打热线时都能有人接听一样,运营微博和网站时我们也希望市民通过网络向我们发送的消息能够及时得到回复。虽然说上班时间是朝九晚五,但心里总是挂念着,下班的时候或是没事儿的时候总想着要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是上班时来不及处理的,有没有什么话题是特别紧急需要回复的。”程静说。

  和所有窗口服务工作人员一样,虽然隔着网线和屏幕,运营微博和网络的过程中,程静也碰到过情绪激动的市民,这时候如何回应很有学问。遇到市民不理解的回复或是质疑,程静和她的同事都会私信市民,看他们愿不愿意通过沟通来解答他们的疑问。

  随着昆明市创建文明城市的工作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市民也通过市长热线、网络表达他们对“创文”的关心和建议。

  创文以来,程静最直观的体会是,工作量增大了,市民投诉、建议增多了。而且,相比以往市民关注较为私人化的问题,创文工作开始之后,市民关注的话题也从点到面,变得越来越深刻。

  现在很多市民关注的是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经过了一个不常走的路口,看到了不亮的路灯或是破损的护栏,市民也会就这些问题向市长热线反映。

  点点滴滴,让程静感受到市民对创文工作的支持和参与。她觉得,正是因为有市民的大力支持和参与,市长热线才能及时了解到创文工作中还存在的问题,市民是创文工作最重要的参与者。

  今年4月以来,每天上班前、下班后,昆明市公安局在主要交通路口增援61位民警协助高峰期的交通协管,在人民东路与北京路交叉路口的交三桥岗亭处,每天都会有4名公安干警来此增援协调管治交通,李永智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里,他们的加班时间与正常上班的时间无缝对接,上午9点上班,他们7:30至9:00提前应对早高峰;下午17点下班,他们17:00至19:00加班应对晚高峰。

  8月21日,又轮到李永智到交三桥增援,17:00,同事们下班了,李永智没有晚饭时间,他必须无缝对接到交三桥增通管治2小时。李永智从警局出来,走十多分钟的路来到交三桥,到了岗亭,马上就融入车流人海中。

  一米八一的大个子,站在路口显得突出,还有一身浅蓝的制服以及荧光绿的马甲,笔直挺拔的身姿、干净利落的手势、温暖阳光的笑容更会让人多看两眼。

  现在是绿灯,行人和非机动车可以通行了,一位骑电动车的大叔骑到半道忽然熄了火,李永智赶紧跑过去帮他把车推到路边,帮忙检修车辆;又是一个绿灯,机动车道上的私家车主动停了下来,骑车的主动下车推行过马路……

  “从这里去火车站怎么走?”、“在这里能坐到47路公交车吗?”“交三桥地铁站在哪里?”……李永智还要回答行人这样那样的求助问题,听到对方口中的“谢谢”,他腼腆地笑起来。

  李永智说,4月刚来增援时每个早高峰都让人头疼。交通拥堵时疯狂鸣笛的喇叭声;过马路时,只有少数骑车车主主动下车推行;行人总是走到斑马线外过马路……李永智和其他执勤人员只能一遍一遍提醒市民,“不要着急,现在是高峰期,安全第一”、“请下车推行过马路”、“请您退回到斑马线内,注意安全”……

  几个月过去了,重复的劝解和引导后,李永智看到了变化:大多数骑电动车的人过马路时下车推行、汽车在转弯时主动礼让行人、行人过马路时有默契地在线,晚高峰过去,路口的拥挤逐渐疏缓,李永智终于可以回家了。

  8月23日下午,昆明暴雨不期而至,下午6点下班高峰期,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下班的人步履匆匆,城管队员袁嘉成迅速吃完晚饭,跟往常一样回到岗位,从南屏街东口开始进行徒步巡查管理工作,从这刻开始一直到晚上11点他才能倒班。袁嘉成,五华区护国街道执法中队的队员,多年前偶然在电视上看到城管队员招聘的信息后前来应聘,没想到一干就是10年。

  晚上7点,南屏街东口,有一辆摩托车停在了人行道上,袁嘉成叫上两名城管队员把摩托车抬上拖车再运送到不远处的停车点卸下停好,摩托车主人在听到摩托车响声后立即跑出来查看,一看是城管队员帮他把车停到了该摆放的位置,男子有些不好意思,连连跟城管队员道歉。

  10米外,又有乱停乱放的共享单车,城管队员们又合力将这些单车抬上拖车再搬运到停放点,排列整齐,反复几趟下来队员们早已气喘吁吁。

  单车、非机动车乱停乱放主要集中在早上和下午上下班高峰期,还有些市民会把共享单车骑进步行街,他们也只能劝导。现在规范共享单车、非机动车停放已经成为了他们工作的一大难点。

  袁嘉成说,他们的工作就是这样的,细活粗活都要干,社区里有需要,他们也会进社区一起参与小广告清理、垃圾清理等工作。他说,苦点累点都没事,就是希望能被理解。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整个城市变得绚烂、温暖。马开强已经开始他12小时孤单的值班生活。马开强是90后,是云南绅顿保安服务有限公司的一名保安员,刚入职一年,主要负责工商部门和金桂苑小区的安全巡逻,工作时间,从19点到第二天凌晨7点。

  每天19点接班后,他便开始了12小时的孤单值班生活。查验保安室安防器材是否完好;发现外来人员仔细盘问其来目的,并做好登记;巡查小区3-4次,在巡逻过程中做好小区的防火、防盗工作,对发现的可疑情况及时排除……

  每隔1小时就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内容,这12小时成为了他最难熬的一段时光。12小时里,他必须保持高度警惕,并且严格遵守夜班巡逻制度。孤单和困乏是他值夜班遇到的最大挑战。

  他觉得,对于保安员,文明不仅是对自己职业的基本要求,更是践行人民保安为人民的服务宗旨。遇到老人,马开强主动帮忙提东西,遇到小孩,时时注意,防止他们摔倒。

  创文以来,马开强感触颇多。金桂苑小区的环境更好了,住户也关心他们、理解他们、尊重他们。目前,金桂苑小区增设了很多的分类垃圾桶,也规划了许多停车位。小区里都十分干净整洁,车辆没有出现乱停乱放现象。

  以前,马开强经常遇到因停车而发生的纠纷,化解住户之间的矛盾也成了他工作的一部分。现在,他观察,对于这种纠纷,只要稍微劝说,住户就会互相理解,主动化解矛盾,素质提高了。

  一些住户还会给他们送去土特产、水果,马开强觉得温暖,他决心,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要继续努力工作让小区更安全,让居民们更满意。

  当时钟的指针指向下午5点,白班的护士交接完工作后,夜班护士开始了工作。在昆明市第二人民医院,夜班时间是下午5点到第二天早上9点。高利坚在2004年进入昆明市第二人民医院,2006年进入老年病一科工作,到现在已经是第11年。由于老年病一科的特殊性,高利坚夜间值班,几乎都在脚不离地地工作。

  对待症状较轻的老人,需要每两个小时查房一次,对待重病人,需每隔半小时就得进病房查看情况。尤其在给老人翻身时,需要特别小心。

  照顾老人,高利坚有经验。老年人血管比较脆,皮肤比较薄,所以在做最简单的静脉穿刺时都需要特别小心。

  “照顾老人有时就像照顾小孩一样,需要哄着。”高利坚说,比如有的老人看见旁边的老人有子女来看望,但自己亲人没有来,他们就会闹脾气,不吃饭,遇到这样的“老小孩”,护士和护工就要哄着他们。

  在市二院老年病一科,护士们会把在同一个月过生日的老人聚在一起,组织活动,和他们做一些游戏,给他们买一个大蛋糕,让他们一起过生日。

  工作很辛苦,但高利坚觉得很有意义。“想到这些老人的现在就是我们的以后,所以会坚持下去。”高利坚说。

  早上9点,夜班结束,太阳已经升起老高。在交接给白班之前,高利坚总是要把晚上老人出现的情况和各项注意事项告诉同事。这样,她才能放心交班,安心回家。

黎巴嫩赌场